摘 要   今年沪胶RU1901-RU1809价差双向波动性明显高于往年,RU1901-RU1809价差从RU1901合约上市初期1820元/吨扩大至最高2205元/吨。六月份在20号标胶期货立项审批消息的影响下,急剧缩小至1400元/吨附近,尔后维持在1500-1800元/吨区间震荡。   目前交易所仓单库存已经达到52万吨的历史天量,其中老全乳的数量保守估计在25万吨以上,据悉市场上老全乳的数量仍有六七万吨的水平,老全乳在现货市场消化能力较差,市场对于1809合约的接货意愿较差,1809合约依然要面临着沉重的交割压力;从期现价差水平来看,1809合约跌至10000元/吨附近并长时间徘徊,期现价差相比往年已经大幅回归,沪胶和和混合胶的价差维持在平水附近,按照今年的仓单压力,1809合约后期预计仍将维持贴水交割;进入8月份,沪胶1809合约即将迎来限仓操作,后期终将向交割属性靠拢,而目前1809合约上仍有高达39万余手的持仓,后期仍需等待1-9价差的扩大,才能有助有老仓单的消化以及1809合约高持仓的化解。   从目前的基本面来看,我们认为1-9价差后期仍有扩大的可能,然而由于20号标胶上市的消息始终悬而未决,对于1-9价差的扩大依然是一个不利的因素,因此1-9价差后期的表现仍会有所反复,想像往年一样大幅扩大可能性较小,除非有政策方面的推动(比如轮储)。对于后市,不宜过度悲观,一旦再次大幅回落至1500-1400一带,1-9 反套依然可以入场,目标点位1800-2000。   一、沪胶1-9价差逻辑分析   关于沪胶1-9价差的逻辑可以归结于上期所对于橡胶期货合约的交割制度。RU1809 合约对应的是去年(2017年)生产的老胶,而 RU1901 合约对应的是 2018 年生产的新胶;即RU 1809 合约的交割标的(仓单)是不能够继续展期至RU1901交割的,必须在今年年的11月份之前注销仓单,因而两个合约缺乏了价差必然回归的约束机制。而这部分从期货库存中流出的货源,最终需要流向现货市场进行交易,抛盘压力在9月份交割之时会明显增大,但这部分抛压对RU1901合约的影响显著小于RU1809合约。前期在期货大幅升水现货的情况下,随着9月份交割日期的临近RU1809会逐步向现货靠拢,而RU1901合约仍旧会对现货保持一定的升水。01合约09合约升水的含义我们将其定义为持仓成本+新旧胶溢价,其中新旧溢价取决于一年期无风险利率,即对市场持有无法进行工业流通的胶在期货市场运转产生的利息成本。